樊迟问仁,子曰:“爱人。”问知,子曰:“知人。”樊迟未达,子曰:“举直错诸枉,能使枉者直。”

孔子及其弟子〔春秋战国〕

樊迟问仁,子曰:“爱人。”问知,子曰:“知人。”樊迟未达,子曰:“举直错诸枉,能使枉者直。”樊迟退,见子夏,曰:“乡也吾见于夫子而问知,子曰:‘举直错诸枉,能使枉者直’,何谓也?”子夏曰:“富哉言乎!舜有天下,选于众,举皋陶,不仁者远矣。汤有天下,选于众,举伊尹,不仁者远矣。”

注释:

举直错诸枉:错,同措,放置。诸,这是之于二字的合音。枉,不正直,邪恶。意为选拔直者,罢黜枉者。

乡:音xiàng,同向,过去。

皋陶:gāo yáo,传说中舜时掌握刑法的大臣。

远:动词,远离,远去。

汤:商朝的第一个君主,名履。

伊尹:汤的宰相,曾辅助汤灭夏兴商。

译文:

樊迟问什么是仁。孔子说:爱人。樊迟问什么是智,孔子说:了解人。樊迟还不明白。孔子说:选拔正直的人,罢黜邪恶的人,这样就能使邪者归正。樊迟退出来,见到子夏说:刚才我见到老师,问他什么是智,他说选拔正直的人,罢黜邪恶的人,这样就能使邪者归正。这是什么意思?子夏说:这话说得多么深刻呀!舜有天下,在众人中逃选人才,把皋陶选拔出来,不仁的人就被疏远了。汤有了天下,在众人中挑选人才,把伊尹选拔出来,不仁的人就被疏远了。

评析:

本章谈了两个问题,一是仁,二是智。关于仁,孔子对樊迟的解释似乎与别处不同,说是爱人,实际上孔子在各处对仁的解释都有内在的联系。他所说的爱人,包含有古代的人文主义精神,把仁作为他全部学说的对象和中心。正如著名学者张岂之先生所说,儒学即仁学,仁是人的发现。关于智,孔子认为是要了解人,选拔贤才,罢黜邪才。但在历史上,许多贤能之才不但没有被选拔反而受到压抑,而一些奸佞之人却平步青云,这说明真正做到智并不容易。
  • 打赏
请选择打赏方式
  • 微信
  • 支付宝

Leave a Reply

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. Required fields are marked *