《孟子》_告子章句上_第十五节

孟子及其弟子 著〔春秋战国〕

公都子问曰:“钧是人也,或为大人,或为小人,何也?”
  孟子曰:“从其大体为大人,从其小体为小人。”
  曰:“钧是人也,或从其大体,或从其小体,何也?”
  曰:“耳目之官不思,而蔽于物,物交物,则引之而已矣。心之官则思,思则得之,不思则不得也。此天之所与我者,先立乎其大者,则其小者弗能夺也。此为大人而已矣。”

注释:

钧:同“均”。

官:器官。

我:泛指人类。

译文:

公都子问:“同样是人,有些人被称为大人,有些人被称为小人,这是为什么呢?”
  孟子说:“从其考虑大事的,就称为大人;从其考虑小事的,就称为是小人。”
  公都子说:“同样是人,或者是从事大事,或者是从事小事,这是为什么呢?”
  孟子说:“人的耳朵眼睛等器官,不会思考因而会被蒙蔽,此物一接触外物,只是被引导而已。心这个器官则会思考,思考就会得到答案,不会思考的就得不到答案。这是上天赋予人类的,首先确立人生的大事,那么小的事情就不能占据人的心灵。这就是被称为大人的原因。”

评析:

暂无
  • 打赏
请选择打赏方式
  • 微信
  • 支付宝

Leave a Reply

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. Required fields are marked *